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RSS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傷感情書

一部哀婉動人的生命情書——評散文集《我們憂傷的身體

時間:10-10  來源:本站  作者:
  生而為人,與這個奇妙的世界相遇,如同經歷四季一般也經歷生命的春夏秋冬,這本應是一個歡愉的過程

  生而為人,與這個奇妙的世界相遇,如同經歷四季一般也經歷生命的春夏秋冬,這本應是一個歡愉的過程。但因生命的有限性,身體的脆弱性,生命中才有了傷別離、愛恨怨,時間才有了概念,珍惜才有了意義。

  在《我們憂傷的身體》(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9年3月出版)一書中,傅菲以生命與世界的相逢為引,用憂傷詩意的筆調,講述我們的眼、耳、口、聲音、氣息、頭發、手足,思念、悲傷、眼淚、夢幻,乃至生老病死。這些我們視為平常的事物,在傅菲的筆下,多情而又浪漫。這是一本散文集,卻寫成了動人的身體美學、身體詩學,讓我們不再懷疑人的身體與生俱來的美,與生俱來的感知世界、連接世界的能力。

  我們的身體是物質的,是血肉之軀,但身體并不能等同于物質。面對同一座高山,有人看到的是恢宏,有人看到的是險峻;我們用耳朵聽風聽雨聽世界,但每一個人聽到的聲音又是不同的,驚雷貫耳還是雨落輕塵,全在心念之間;我們用手去觸摸世界,但每個人觸碰到的世界溫度是不同的,冷暖全在心間。我們的身體如此奇妙,不同的神經回路、認知系統,讓我們同在一片藍天下,感受到的卻是不同的世界。

  就一張臉而言,它是我們心靈乃至生命的滴液試紙。不信你看,那些經歷過生活愁苦、艱辛的人,臉上無不寫著風霜;那些常年郁郁寡歡、傷心失意的人,臉上也注定寫著哀愁;常年受壓抑,自信心被打擊、缺乏安全感的人,臉上寫滿了膽怯。

  正如傅菲所言:“時間是液體的,從心臟出發,在人體內日夜流淌,它所夾帶的泥塵、病毒、霉菌、放射物、黑暗的光,最后在臉部滯留淤積,形成形態各異的圖案。”臉和骨頭一樣,都是人生命的年輪,一切經歷造不得假,有心人看一眼你的面容,就大致知道你經歷的是什么樣的生活。

  如果你愛一個人,就請讓他開心,你所付出的耐心,你的軟語溫存,你的細心呵護,全部會凝結在他的眼角眉梢,化成歲月靜好。反之,經歷過心靈地震的人,臉上總有印痕,柔軟不復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僵硬或是一根根看不見的刺,刺向他人也刺向自己。很多時候,人并不是老于歲月,而是老于經歷,老于過往,老于傷心。

  傅菲的文字從不回避苦難、衰老和死亡,不論是生命的離去,還是死亡的意象都隨處可見。寫到眼睛,他寫到親人臨別之淚,那是她在世間流下的最后一滴不舍之淚。寫到耳朵,“距耳朵最近的另一個世界,是我聆聽到的另一個人的心跳”,此時它訴說著真情、深情和天長地久,而在另一時,這曾經最美妙的聲音,也化成了匕首,當初的那些動人的話,比風消散的還快。

  這世間最美好的事情,莫過于擁抱,那片刻的溫暖,足以慰藉一個人多年的孤單與無助。但擁抱并不意味著守候。傅菲太清醒,以至他唯美的筆觸下,總是流淌著傷痛的血液,“擁抱是重逢,也是再別離,或者是永別離”。那一刻的深情所動,轉眼就不過是一個幻象,一轉身各入各的世界,各走各的路。正如傅菲所說,渴望擁抱的人是孤獨的,擁抱那一刻是綻放,以后便是凋零,一瓣一瓣地凋零,“小舟從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。

  不論是美妙的、痛苦的、歡愉的、孤單的,這一切的一切,正和外部世界的流云飛瀑、花草樹木,以及我們正在經歷的或熱烈或孤獨的生活一起,構成生命的種種鏡像。在有生之年,在可以用眼、耳、口、鼻、手,乃至每一寸肌膚感知外部世界的時候,按自己的方式,盡情地綻放,才不枉這充滿靈性的身體來人間走一回。(胡艷麗)

廣告
上一篇:高中生寫下4封情書富有文采家長看后豎起大拇指老師卻沒收
下一篇:我在一個美麗的暴風雨中給你寫信 加繆情書
廣告
推薦
最新
  1. 我在一個美麗的暴風雨中給你寫信 加繆情書
  2. 一部哀婉動人的生命情書——評散文集《我們
  3. 高中生寫下4封情書富有文采家長看后豎起大
  4. 離別之際孩子們給我寫“情書”
熱門
  1. 離別之際孩子們給我寫“情書”
  2. 高中生寫下4封情書富有文采家長看后豎起大
  3. 一部哀婉動人的生命情書——評散文集《我們
  4. 我在一個美麗的暴風雨中給你寫信 加繆情書
牌九变牌手法解密